886小说 > 玄幻小说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 第二百一十章 熔遁和鲆鲽
  这一战,云忍是倾尽全力,为了将兵力优势尽可能的发挥出来,选择了全面出击,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全面,并未择定所谓的重点,而是将庞大的兵力摊开,形成了绵延三十几公里的漫长战线。

  不如此,

  不足以将云忍的兵力优势发挥出来。

  忍者们的高机动性让他们注定了不可能一窝蜂的挤在一起厮杀,像宇智波鼬和特洛伊两人战斗的时候就在不停的移动,最后特洛伊被诱导进入了陷阱当中,然后被一举拿下。

  这只是一个例子,

  类似的战斗正爆发在这漫长战线的各个地方。

  除非是那种实力差距过大,一个照面就能决出胜负的情况,大多数时候两个实力相差不大的忍者交手,跑上个几公里都正常,这还是曲线距离,若是拉成直线,那战线估计会被拉的长到令人头大的地步。

  更何况还有须佐能乎,

  宗弦使用须佐能乎横行妄为,以一己之力压着在四代目雷影亲自统帅下的千余名云忍打,以他立足之处,半径五公里内的区域都是他的活动范围······忍者们的战争便是这般模样,狭路相逢的情况少之又少,大多数时候忍者们都是在一个极为宽阔的区域中战斗。

  汤之国没有险峻的山峰,也没有涛涛的大江,以丘陵和平原为主的地形极其方便云忍们在任何方位展开攻击,四代目雷影亲领一部人马拦阻住了宇智波宗弦,希率领着一支部队盯上了宇智波鼬和君麻吕两个猎物,除此外还有许多厉害的上忍们正在不同的位置和木叶忍者战斗。

  就连大多数时候都被留在后方代替雷影主持大局的云忍智囊——土台,也正在前线奋战。

  【熔遁·护谟玉】

  淡黄色的橡胶缠住了那已经被打的昏厥过去,来自日向一族的木叶忍者,形成了一个球体将其整个人都给包裹了进去了,只留下来口鼻等部位露出在外,保证不会窒息而亡。

  “第五个!”

  土台吐了口气。

  那被生擒的日向家的上忍被云忍们抬了下去,在后方一群云忍的看管之下,有五个类似的球体堆在一处,因为活物是没办法被封印到卷轴中的,所以只能这样看管起来。

  这些个束缚住了木叶忍者们的球体是土台的血继限界,熔遁的力量。

  熔遁血继限界并非是云忍独有,岩隐村也有着熔遁的血继限界,不过和岩隐村的熔遁不同,云忍土台这一脉相传的熔遁明显是走上了一条独有的道路,开辟出来了生成并驾驭‘橡胶’这一物质来战斗的风格。

  其杀伤力显而易见并不强大!

  但是这可不代表云忍的熔遁就是废物,相反,这种看似攻击性不足,但是辅助性极强的熔遁在土台的手中被玩出来了多种花样,防御、束缚、反弹······土台在战斗中根据情况的不同选择发挥橡胶不同的特性,从容不迫的击败一个又一个对手,除却直观的破坏力不足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可言。

  像【熔遁·护谟玉】,既可以用来防御,也可以用来困人。

  特别是在这种以生擒敌人为优先选择的时候,更是给了他大展身手的机会。

  “土台大人,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部下们出声询问。

  他们这一路上激战就没有停息过,土台先后击败了五名木叶上忍,其中一人来自日向一族,一人一犬明显是犬冢一族,还有一个是奈良一族的滑头,另外两人则是出自木叶的小家族。

  经历了这一次次的激战,土台的额头上已然是有薄汗浮现,呼吸微微有些沉重,但却不失规律,显然消耗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果然,

  土台摇了摇头,沉声:“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一条大鱼都没有抓到,只靠这几个猎物不可能换回来八尾!”还需要更加努力才是,而且要尽可能的寻找更有价值的目标,按照他的想法,最好是能抓上七八个宇智波家的忍者,这样方才有和宇智波宗弦谈判的资本。

  但可惜的是他这一路还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宇智波,

  就在他寻思着要不要去希那边支援,拿下来那个宇智波家的天才的时候,新的敌人却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白发紫瞳,尖牙利齿,苍白色的肌肤像是从来没有照过太阳似的,最让土台在意的是对方额头上的护额。www.886xs.COM

  那不是木叶的护额,

  是雾忍!

  “看样子我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了一条大鱼!”

  鬼灯满月脸上露出来嗜血的愉快笑容,握着鲆鲽的双手不禁用力,白皙的手背上可以看到那一条条青色的血管凸显,土台手下的这些个心腹都不是什么弱者,训练有素的模样一眼就看的出来。

  再加上那五个堆起来的‘橡胶球’,如何看不出来土台这一堆人的不同凡响。

  生擒活捉可要比杀掉对手困难的多!

  这是下忍们都明白的事情。

  “······鲆鲽?雾隐村的神童,鬼灯满月?”土台冷静的识别出了鬼灯满月的名字。

  “嘁!”

  鬼灯满月脸上的笑容褪色,不快的咂舌,“居然认出我来了,真是······让人不爽!”这种脑子很好用的敌人是他很讨厌的类型,和这种人交手时时刻刻都要留一个乃至于好几个心眼,以防落入到对方的算计中去。

  认识鲆鲽,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意味着很大可能连鲆鲽的能力,以及鬼灯一族的家传秘术都已经被敌人所知晓,最起码他接下来作战,是要以已经被对方查明了自己大部分手段为前提来战斗。

  就在鬼灯满月悄然间提高了警惕心的时候,

  土台心中也是有点犯难。

  他曾经在一些过去的文献中看到过‘鲆鲽’,也曾了解过雾隐村包括鬼灯一族在内的诸多大家族的一些秘密,甚至近年来还收集到了雾隐村的神童鬼灯满月继承了双刀·鲆鲽,所以他很快认出来了鬼灯满月的身份。

  但是他对于鬼灯满月的了解仅限于此,

  就雾隐村封闭成那个鸟样,能够知道鬼灯满月继承了双刀·鲆鲽的消息已经很了不得了,更详细的情报根本收集不到,他只能通过记忆中曾看过的云隐村中那些个典籍文献中对于‘鲆鲽’和‘鬼灯一族’的一些记录来推断鬼灯满月的本事。

  这样推算出来的结论只能做一个参考,事实上这位‘神童’有什么本事,还是要在战斗中来摸索······

  “吃我一刀!”

  身为年轻人的鬼灯满月耐性终究是不如土台,率先出手,

  只不过,

  有锐气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先手必败之类的说法只有蠢货才会信。

  先发制人,后发制人,两种说法各有各的道理,并没有绝对准确的标准,说到底还是要看交战双方的能耐!

  鬼灯满月挥舞着鲆鲽,朝着土台杀了过去,鲆鲽是一把······不,不对,双刀·鲆鲽,都说了是双刀,这是两把拼接到一起的奇形刀,其长度不及斩首大刀,但是宽度却是胜过斩首大刀许多,

  它没有任何的锋刃,刀锋边缘处光滑圆润,两把刀合到一起时候整体的形状有点儿像是比目鱼,或许就是因此才有了鲆鲽这么一个名字。

  “嗖嗖嗖!!!”

  数十道淡蓝色的查克拉光钉飞射出去,一瞬间就将土台给刺成了一个刺猬!

  【血雾刀法·骨拔】

  这就是鬼灯满月所使用的招数。

  鲆鲽的能力相当独特,它在吸收到足够的查克拉之后,能够可以发射出查克拉的光刃、光炮或是光刺进行近距离或者远距离的攻击,也是七忍刀当中唯一一把能够进行远距离攻击的忍刀。

  此刻,

  鬼灯满月便是利用了鲆鲽这一能力,一出手便是快到让土台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强袭!

  不过——

  土台却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掉的对手。

  “替身吗?”

  全身都插满了查克拉光钉的土台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这怎么看都不可能是真人,下一秒钟被破坏了查克拉平衡的土台变回了淡黄色的橡胶人,软趴趴的摔倒在地上。

  同一时间,

  来自于地下的铁灰色的拳头砸在了鬼灯满月的右脚踝上!

  不同于绝大多数云忍,继承了【熔遁】血继限界的土台天生具备火和土两种查克拉性质,反而是雷属性的查克拉是他后来修行掌握的,作为云隐村数一数二的聪明人,土台从小便专心于血继限界的修行,连带着也将火遁和土遁锻炼到了极高的水准!

  这一手高妙之极的土遁潜行之术足以见证他的土遁术的高超造诣。

  在鬼灯满月未曾察觉的时候就已经将真身和替身调换,留下了替身吸引了鬼灯满月的攻击,真身则是潜伏到了地下,寻找着动手的机会!

  而被土台这一拳打中的鬼灯满月顿时一个踉跄,右腿自膝盖下的部份被打的粉碎,是物理意义上的粉碎,破碎的水花泼洒开来,但是旋即水流倒飞回来,重新组合成了鬼灯满月的右脚。

  “鲆鲽·解放!”

  右腿的破碎和修复并未影响到鬼灯满月挥刀反击,释放出来闪亮的查克拉光球的鲆鲽重重的敲打在了脚下的大地上,岩层都被打的破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鲆鲽那惊人的破坏力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可惜的是土台不是一般的滑溜,

  这个将土遁硬化术同样锻炼到极高明境界的男人撑住了鲆鲽那沉重一击的部份威力,并且顺利的脱身,出现在了那一具被戳得全身都是眼的橡胶人的旁边。

  至此,

  第一轮交手告终,

  两人都发动了试探性的攻击,然后不约而同的确认了对方的棘手和难缠,鬼灯满月挑了挑眉毛,土台的土遁术很厉害,不过更令他忌惮的是土台尚且没有施展的底牌,那五个球体就在不远处搁着呢!

  他可不想成为第六个,或者更惨直接被干掉!

  不过,

  这种可能会输,甚至会死的战斗也别有一番风趣不是吗?那种必胜的战斗固然是有着其独特的乐趣,但是那样的战斗经历的多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腻味,偶尔也是要换换口味的嘛!

  鬼灯满月脸上的笑容再次浮现,

  与之相对的,土台额头上的皱纹又一次的堆叠起来,枯瘦的脸上浮现出来凝重的神色,鲆鲽的破坏力和变化性是如此的危险,再加上鬼灯一族那闻名已久的水化之术,物理攻击确认不会有任何效果,他的土遁术算是被废掉了大半。

  而且因为水的流动性······就算是用熔遁怕也是很难将其捉住。

  “雷遁吗?”

  土台记得文献中有记载鬼灯一族的水化之术会被雷遁克制,雷电会麻痹鬼灯一族的身体,令其不能充分的液态化,但也仅限于此,这个弱点还不至于说是直接就会干掉鬼灯满月,更何况他的雷遁术造诣并不如土遁和火遁那般深厚!

  方才那一拳他是用了硬化之术强化了拳头的破坏力,不是他不想用雷遁术来偷袭,而是他没办法再使用土遁潜行之术的同时再释放雷遁术,要知道雷遁查克拉是克制土遁查克拉的,两者没办法共存,最起码以土台的雷遁术的造诣,做不到同时施展两者的地步。

  所以,

  他只能用硬化术强化拳头,来试探鬼灯满月是否掌握了水化之术,而得到的结果不容乐观,鬼灯满月水化之术的厉害超乎他的想象,不仅是近乎完全免疫物理攻击,而且其高效的恢复力也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样的对手,

  若是不能抓住要害一击必杀,一旦陷入拖延战,输的将会是自己!

  土台心中已然是有所觉悟!

  “喂,云忍,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个不错的对手,告诉我你的名字吧!”鬼灯满月提着鲆鲽,没有急着在这即将到来的第二轮争锋中抢占先手,反而是询问起来了土台的名字,虽说木叶提供了一份关于云忍这边高手的名单,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翻阅,云忍就打了过来。

  所以,

  他不知道土台是谁。

  “等你不乱蹿了,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的。”

  土台一点都不配合,这个作风谨慎的男人可不会主动泄露自己的名字,他很清楚,名字就是钥匙,是连接着秘密的钥匙,知晓了一个人的名字,代表着可能会被勾连暴露出来一连串的秘密,哪怕这些个秘密大多数是浮于表面,但谁又说的准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真是无趣的性格啊!”

  鬼灯满月撇了撇嘴,

  然后,

  鲆鲽被挥动,一枚枚闪耀着光芒的查克拉光钉再一次的飞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