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武学专用版作弊器开始 > 第一八八章 送上门的“爱情”(二合一)
  王成辰的偏僻小院。

  王成辰一脸担心地扶着江尚坐下,关心道:

  “江兄,你没事吧?”

  “我瞧你本来占着优势,怎么突然又突然被打了下来?”

  江尚抹了抹嘴角的血迹。

  这都是他体内代谢产生的废血残渣,原本就要被炼化的,所以多吐几口也不心疼。

  他说道:“给个教训就行了,难不成我还真要把他打趴下不成?”

  “而且就他现在这个伤势,没有两三个月都好不了。”

  “你不是说那个谢道尘和这秦朗实力差不多嘛,要是我用了全力,谢道尘知道后,直接认输怎么办?

  你别忘了谁才是咱们的目标。

  说起来,要不是为了给你出气,我也用不着隐藏实力。

  你那两万两银子花的可太值了!”

  江尚脸色恢复红润,站起来伸伸懒腰,发出噼里啪啦一阵脆响,怎一个筋骨强健了得。

  王成辰这才信了。

  他的实力大多灌水,看不出之前的战斗虚实也是正常。

  而且看江尚现在的模样也不像有事。

  如他所言,他果然隐藏了实力。

  同时他也听出来江尚的言外之意,立马乖巧的又摸出了两张千金符双手递到江尚面前。

  “江兄,这是这次的辛苦费。”

  “客气,客气了。”

  江尚连连摆手,却又不着痕迹地收了下来,一副不用跟我客气的模样。

  “要不是你说起来,银子这事我都忘记了。”

  王成辰:“……”

  你要是不收得这么快,我说不定就信了。

  他沉吟片刻,说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刚才忘记告诉江兄了。”

  “什么?”

  “那秦朗是内区郑总教的半个弟子,这次江兄和秦朗交手,必定已经进入了郑总教的视野当中。”

  江尚脸色一黑:“你怎么不早说?”

  “这不是太气愤,一时忘记了。”

  王成辰嘿嘿一笑,总算见了江尚吃瘪。

  结果就见江尚愤愤不平道:

  “那岂不是说两万两我收的太便宜了,你个奸商!”

  “对了,郑总教是谁?”

  王成辰:“……”

  算了,白说了。

  江尚的脑回路他根本弄不懂。

  接下来他解释了郑总教的来历,特别是在其先天大宗师的实力和总领内区学员的权力上着重点出。

  可江尚根本不在乎这个。

  他还是觉得自己吃亏了,不该收费这么低的,一时间看着王成辰的眼神极为哀怨。

  王成辰受不了这个眼神,正想着该用什么理由打发江尚走人。

  今天发生的事情比较多。

  他需要冷静冷静。

  不过有一说一,被人带着去砸门的感觉真爽。

  之前他知道自己实力不咋地,所以遇到事情大多能避则避。

  虽然有训练营的规矩保护他,但心里却是憋屈。

  但今天这么一出。

  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但也差不多了。

  实属痛快!

  就是银子花的有点多。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他遇到江尚不到三个时辰,就花出去了足足七万两银子,还欠着五万两。

  但偌大的训练营中,想要只凭银子就找到一个如同江尚这样实力强大,不在乎得罪人的学员来,也算是他的运气。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

  “江尚在吗?”

  江尚还没回答,王成辰就精神一振。

  “在呢!”

  “江兄,是来找你的,我就不留你了。”

  “等到那姓谢的归营,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到时候咱们再去堵他的门。”

  王成辰几乎用推的把江尚推出了们。

  “哎……”

  砰!

  江尚刚刚转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大门就猛地一声关闭,如避洪水猛兽一般。

  “卧槽!”

  “我和女人上床脱裤子都没你翻脸这么快!”

  江尚骂骂咧咧几句,就转身用一种不爽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短发女人。

  “有什么事吗?”

  “我之前应该没见过你吧。”

  他认出来这是最开始出现看戏的那个女人。

  应该是叫……梅姑娘?

  梅姑娘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修身的青紫色长裙,朝着江尚笑吟吟道:“我叫梅夭蕊,很高兴认识你,这应该算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你可以叫我小蕊。”

  她热情得有些过分。

  江尚木着一张脸道:“我可不觉得是一件好事。”

  梅姑娘眉头微蹙,问道:“你对我有意见?”

  江尚呵呵冷笑道:“如果我之前没看错的话,秦朗应该就是受了你的挑拨才向我挑战的吧。

  你敢拿我当挡箭牌,我没找你麻烦都是看在你还算有几分姿色的份上。

  现在还敢来,你觉得我脾气很好吗?”

  梅姑娘掩嘴一笑:“我可以认为这是对我的夸奖吗?”

  江尚毒舌道:“如果你觉得红颜祸水是个好词,那应该就算是夸奖。”

  梅姑娘嘴巴一翘,反而看上去更开心了。

  “我知道之前是我的冒犯,所以我这不是立马过来找你道歉了嘛。

  你是个大男人,能不能别和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计较呀。”

  特么的,竟然还跟我撒娇?!

  江尚本来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问题了,结果现在一看,这女人脑子问题比他还大。

  他觉得再聊下去,自己可能会变的不正常。

  他面无表情,不再说话,直接越过梅姑娘,打算先找个房子落脚。

  “可人家是带着诚意来的呢。”

  哗啦啦!

  一片金光散开。

  梅姑娘笑吟吟地看着江尚。

  江尚停了下来,看着梅姑娘手里的一沓千金符,觉得双脚跟灌了铅一样,根本动不了。

  该死,这是什么神奇的法术?!

  为什么脚动不了了!

  “咳咳,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江尚轻咳两声,背负起躁动的双手,尽量让自己的视线从梅姑娘手里的钞票离开。

  玛德,这一沓起码二三十张了。

  这里的人都是首富家的亲戚吗?

  怎么一个比一个有钱?

  这让他这种通过自我奋斗,才能实现人生价值的家伙情何以堪。

  梅姑娘看着故作矜持的江尚,觉得十分有趣。

  她故作不在意地一甩一甩手中金票,笑眯眯道:“你说到底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都给……”

  江尚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及时制止了自己的被动技能。

  他清了清嗓子,很有底线道:

  “这就得看你的诚意了。”

  “一张?”

  “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三张?”

  “今夜天色不错啊”

  “五张?”

  “我被打了,还吐血了。”

  “十张?”

  “我瞧天边那朵云,真的好像我丢的两万两银子啊。”

  “你好贪心啊,不过我喜欢。”

  梅姑娘数出十二张千金符,就像数出了十二张废纸,随随便便就交到了江尚手里。

  江尚摸着千金符熟悉的触感,确定是真钞无疑。WWW.886xs.com

  他心中刚升起喜悦,紧接着又后悔起来。

  小了!

  格局小了!

  人家都把金票全拿出来了,他怎么才要十二张,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江尚对自己深深检讨,决定下次改进,顿时不觉得梅姑娘讨厌了。

  “小蕊姑娘?”

  “你可以叫我小蕊。”

  梅姑娘很是亲近道。

  “那就叫小蕊吧。”钞票刚刚收下,江尚从善如流,“既然银子我收了,那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烟消云散了,谁以后记仇就是小狗。”

  梅姑娘笑眯眯道:“那就说好了,谁记仇谁是小狗。”

  “嗯——其实我还有个问题请教一下,小蕊你的追求者多不多?”江尚问道。

  梅姑娘道:“挺多的。”

  江尚脸色一喜:“那就好了。”

  “不知道梅姑娘需不需要挡箭牌?”

  “一个像我一样的挡箭牌,不仅容貌出众,身材高大,实力超群,还具有一颗希望世界和平的善心。”

  梅姑娘笑道:“你也想追求我吗?”

  “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考虑的哦。”

  江尚摇摇头道:“我这人原则性很强的,做生意就是做生意,不能和客户发生感情。”

  “我说的是和今天一样,你不喜欢谁,我帮你揍一顿,保证让他不敢纠缠你。

  价格嘛,按今天的报价,我给你五折。”

  江尚伸出一个巴掌,很是大气道。

  梅姑娘:“……”

  她突然笑不出来了。

  “不,不用了。”

  好一会儿,她才语气平淡道。

  “这样啊。”

  江尚语气颇为失望。

  “那下次你有业务需求,可以叫我,我不挑的。”

  江尚再次越过梅姑娘。

  目光遥遥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座小院,院前有一个池塘,里面还有几朵荷叶,看起来孤零零的。

  “诶,等等我。”

  看着江尚远去,终于从沉默中清醒过来的梅姑娘赶紧追去。

  吱呀~

  院落大门突然打开一条小缝,露出里面一双羡慕的眼睛。

  王成辰瘫坐下来,背靠着大门,幽幽一声叹息。

  那可是梅夭蕊,内区的女神之一。

  不仅有颜,还有强大的实力,一手梅花易数算尽天机,同辈之中,几乎没有人能不被她看穿。

  他初入营时,也曾抱有过幻想。

  觉得她有颜,他有钱,简直绝配。

  结果他和她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但她什么时候主动向一个男人示好过?

  玛德,长得帅了不起啊!

  王成辰摸了摸自己的脸。

  明明他也不差的好不。

  ……

  院子很新,还算干净。

  显然这些空置的院子即便没有人住,也时常会有人打扫。

  就是冷清了些,没有人气。

  不过随着江尚推开大门走了进去,整个院落都仿佛明亮了几分。

  “梅姑娘,我到家了,时间也不早了,女孩子不要这么晚还待在外面,你也该回家了。”

  江尚站在门口,拦住想要跟着进门的梅夭蕊,顶着头上的大太阳,如此说道。

  按照洞天外的时间计算。

  这会儿应该是快凌晨了,连猫都睡着了的时候。

  所以说他说的也不算错。

  梅夭蕊表情一滞,面露一丝愁容道:

  “刚才还叫人家小蕊,现在就叫人家梅姑娘了。”

  “男人呀,果然都是喜新厌旧。”

  废话,你刚才给钱了,现在又没给钱。

  江尚心中腹诽,面上却不改色道:

  “我是为了梅姑娘的清誉,我个人名声不在乎,但要是梅姑娘今天进了我的小院,又传了出去,那就有嘴也说不清了。”

  梅夭蕊继续幽怨道:

  “难道我就这么令你讨厌?还是你还记着之前的仇?说好了谁记仇谁是小狗的?”

  江尚道:“我没记仇。但我累了,想要休息,如果梅姑娘想要拜访,那就请明天再来吧。”

  梅夭蕊收起幽怨,冷哼道:

  “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

  “我……”

  江尚还要拒绝,就看到梅夭蕊扔出一张金票,然后看也没看他,就和女主人一样,率先走了进去。

  “现在还累吗?先陪我聊一张的!”

  “随时为您服务!”

  江尚收起金票,立马精神百倍。

  你丫的早拿出来不就一点事没了。

  虽然不知道这位梅姑娘为何一直纠缠着他,明明之前他们别说说话,就是面也没见过。

  但是有钱的是大爷。

  不过就是陪聊而已。

  要是给的价格合适,就是陪睡他也不介意的。

  反正梅姑娘长的好看,他又不吃亏。

  见江尚这副市侩的模样,梅夭蕊决定也不装了。

  这家伙就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

  除了银子之外,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东西能打动他。

  连这么可爱美丽的姑娘站在面前,他竟然连一丝心动都没有。

  虽然她计算不出江尚的虚实,但事关自己的话,如果江尚有所动心,她必定会有所察觉。

  结果却是没有!

  一丝一毫都没有!

  她现在都怀疑那些追她的人夸她的话都是骗她的了。

  难道她其实一点都不漂亮?

  否则江尚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还是不是个男人?!

  梅夭蕊对此抱有极大的恶意。

  如果她知道,面前这个家伙光是照照镜子,就能看到一个比她还要漂亮几倍的妖精的话。

  对于他为什么不动心,大概也就能理解了。

  江尚不知道面前女人正以极大恶意揣测着他,他笑眯眯地请她坐下,决定陪她聊上一个钟头的。

  不能再多了。

  再多的话,就是扰乱市场价格了。

  “小蕊,你想聊什么?”

  对于客户,江尚一向好态度。

  梅夭蕊冷静了下来,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我想和你谈一场恋爱!”

  江尚脸色一变,差点没把金票掏出来还给她。

  “梅姑娘,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梅夭蕊见江尚反应这么大,差点没被气死。

  “你就这么讨厌我?还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江尚想了想,还是客户为重。

  于是他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这是个人道德底线的问题。

  如果我为了钱就出卖自己的感情,这种爱情你想要吗?

  你觉得这是爱情吗?”

  关键是谈了恋爱就不会给银子了。

  一万两就想白嫖他,怎么可能?

  得加钱!

  另一边,梅夭蕊却理所应当道:“所以我爱上你就够了,你不用爱上我,你就当陪我演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