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星空巨蚊 > 第27章 抱歉,我头皮痒痒
  白色战甲身影,说实话在天空里飞行并不起眼,反而有些让人应接不暇。

  但如果换成清一水全部白色战甲,那效果不同了,一路上白光闪闪,极其耀眼醒目。

  绿水滩里可不全是黑袍,那些本土原匪类一个个瞠目结舌。

  贾岩在众人拥趸下冉冉升起。

  万众瞩目的白袍者们,也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这名升起之人身上。

  “此人便是那所谓的无敌境黑袍吗?”

  “不错,他便是那位黑袍,气焰嚣张之极。”

  在白色战甲部队旁,有一群穿着白袍人士。

  本来白袍使者是足够显眼的,气度与实力在普通星球中可谓鹤立鸡群,妥妥大神级存在。www.886xs.com

  但是丢在前线部队白色战甲部队身边,那就仿同星星遇上了皓月,光辉完全被遮掩了。

  在白袍使者低声下气,添油加醋的描绘中,战甲高手们倒也过于义愤填膺啥的,只是淡淡然看向下方升起的男子,不少人流露出感兴趣神色。

  当然更多的战甲士兵,只是有凶焰在喷涌。

  这颗星球上唯一足够引起他们前线部队兴趣的,也就这么一位号称压服全星球白袍的男子了,疑似无敌境,还是需要严格警惕的。

  当贾岩顶着一身气浪,从大地下风飘入到达与众多白神系士兵齐平高度时,众人眼前纷纷一亮。

  好个出类拔萃的壮汉啊。

  高大而又充满英武之气,双目炯炯有神间,隐隐约约藏着普通人无法企及的睿智光彩。

  果然不愧是将武侠星众多白袍揍得抱头鼠窜角色。

  本来白神系前线部队在思考,白袍们汇报上来的这位所谓高手,是否是他们推脱罪名而胡诌出来的角色。

  如今亲自面见,才知白袍们所言非虚,这名黑袍壮汉,显然绝非泛泛之辈。

  “白神系的诸位,来我绿水滩,有何贵干?”

  贾岩气定神闲,将眼前人多势众的白神系官兵们视若无睹的样子。

  他大致盘算了一番,这群白神系的高手们,约有个三千人上下,从飞船下来的半数官兵都疯涌到此地,还是相当看得起他的。

  “你击杀我白神系前线战士,我等身为白神系官兵,有义务将你击杀,阁下,若你不想引发更多流血事件,就去自己束手就擒吧。”

  有人越众而出。

  此人浑身力量登峰造极,毫不掩饰自己到达了无敌境的波动。

  这就是威慑。

  白神系方面知道贾岩可能是无敌境,不可能再派没有无敌境的部队前来送人头,即便大量尊者级联手,也能耗死无敌境,但是无意义牺牲没必要。

  贾岩点点头,看着光鲜亮丽的此人道。

  “鄙人确实击杀了贵势力的几名白袍使者,但那一切都是白袍们动手在先,你等若是想追究,不如去追究白袍为何不顾前线条例,对我黑袍使者动手吧。”

  “不用花言巧语,前线战事,一切还是凭实力说话,如何,阁下若是有兴趣,与我等交手一番,要是我等赢了你,也好免除这片地区的腥风血雨了。”

  白神系高手默默摆出战斗姿态。

  前线战士,从来都不喜唇枪舌剑,要么就战,能与贾岩多说这么多话,属于敬仰他是无敌境高手而做的举动了,否则上来就是直接开打,哪有这般多废话。

  “那便开始吧,我也不想与你等交战的,可惜。”

  贾岩身后背着的鬼头大刀,自己从刀鞘里飞出,散发出摧枯拉朽气势。

  这把在兵器库随手拿来的武器,虽然材质不算最顶尖,但在高手力量的洗涤下,已经有神兵利器之威。

  “好刀,阁下……”

  “等等。”

  那对面的无敌境高手正欲动手,岂料贾岩喊停。

  在对方询问目光注视下,贾岩默默望了望身后跟随来的众多黑袍高手,指名道姓要求那位女性黑袍。

  “你记得开录像,证明此战是白袍们主动生起的,省得他们过后又赖皮说是我主动找他们开战。”

  “是。”

  那黑袍女子怔了怔,连连点头,打开了录像功能。

  “你们那边最好也录像一下,过后我杀了你们,也好有个双方面的证据。”

  “你!”

  白神系无敌境强者面色露出恼羞成怒神态。

  不过白袍使者中,还是有人老老实实拿出了录像工具,打开了录像功能,进行录像。

  其实这种战斗,本来就有自动录像仪器开启着,只是要成为双方都认可的证据,都会启用高清以及附带加密数据的录像功能,如此一来,不管双方是否扯皮,以及是否在用尔虞我诈的方式进行交锋,拿出这种录像功能,都会有一定的证据作用,只是再有作用,都是建立在实力上的。

  所以对方在贾岩提醒下,打开了录像功能。

  一般这样的小星球战斗,他们是习惯性不开的,因为不论战争打成什么程度,双方都不会因为这么个小星球耗力气跟对方扯皮。

  但是贾岩说了后,他们中顿时有人意识到,此战很可能是涉及到无敌境的交锋,那层次就不同了,开启正规的录像功能,也是极有必要的,省得过后哪方面有无敌牺牲,又要哭爹喊娘。

  未雨绸缪过后,双方再次陡然提升了紧张等级。

  再如何自吹自擂,再如何说这群白神系官兵是前线走出来的百战之师,也抵不过战场上直接获得一场胜利来得有力。

  锵。

  天空中悬浮半天的鬼头大刀,落入贾岩手里,而对方那位无敌境大将,同样再次捏紧了武器,心头开始凝重起来,肾上腺素爆炸。

  风,静悄悄的刮着。

  大地下方,百兽在奔逃,人们则是打从心底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本能告诉他们,这是他们无法旁观的战斗,速速逃开才是正题。

  不过没人逃走,倒不是不想逃,而是先前绿水滩就有人向着所有民众发出了通知,此战他们不用逃,不论黑白神系,都不会轻易伤害波及到普通民众,否则会引发星际问题。

  人们不知星际问题是什么问题,总之他们听明白了,干脆不逃。

  如此难得一见的画面,也许逃了,会抱憾终生,况且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去呢,现在逃,已经来不及了,这种高手,他们见识过,一开打,方圆几十公里都不见得是安全的,他们现在逃,已经迟了。

  整个气氛,再次变得火山爆发前夕,无比严峻。

  噗。

  就在一只飞鸟,似是因为气势昏了头,穿过两人中央地带,引发了空气阵阵涟漪,对方那位白神系无敌,眼睛颤了颤,就要抓紧机会动手时!

  “等等!”

  贾岩瓮声瓮气又一次开口。

  ?!

  白神系无敌一口提起的劲直接泄了小半,好悬没当场喋血,气息紊乱无比,用了足足半秒才稳定下来。

  “阁下……您,又想做什么?”

  他忍着吐血欲望,眼睛里已经充满不善。

  “我刚才想到,咱们的人手都太近了,要是打起来,收不住手,说不定会波及到他们,让他们走远点吧。”

  那白神系无敌嘴巴张了张,想想也是,看来自己有些草率了,在前线战场打多了,哪会在乎友军是不是太近了,看来在和平的星球上,要多注意点类似事件,不小心波及到谁,回头自己说不定要遭遇军事法庭审判的。

  “你们听到没有?给我退后,一群混帐东西,还要老子说!”

  白神系无敌不由分说,回头劈头盖脸骂了自家部队人员。

  贾岩也回首,让黑袍们退远点。

  本想助战的黑袍们,犹豫再三,看清自己等人就算留下,也不可能是无敌境一合之敌,就算与白神系其他部队交手,怕是也跟肉包子打狗似的,有去无回,只得是悻悻然,一群人都往后退。

  经历过逃亡事件,留下来的几乎都是有些忠心与正义心的。

  “这样可以了吧,阁下?”

  “可以可以,抱歉,我这人,比较在意下属安危问题,不然也不会下派到这么个小星球当普通黑袍对吧。”

  “……”

  对面一想也是,情报里说明,这位黑神系黑袍,在来到这颗星球后,连黑袍系统都不知他有这份能耐,若非白袍有异动,这名黑袍说不定就如此隐藏实力变成普通黑袍,直到完成这颗星球上的黑袍任务,都不会暴露。

  罢了,既然此人比自己都要呵护下属,自己还能怪罪人家吗?

  黑神系之中,果然还是有些仁义之辈啊。

  白神无敌叹口气,目光渐渐不再去思考之前的事,气势渐渐在眼眸里迸发,又一次渐渐凝聚,提升到刚才的极限。

  只是这次的气势,隐隐约约比先前弱了一丝丝,毕竟所谓一鼓作气,再三必竭。

  贾岩也咯吱咯吱,把鬼头大刀握得生响,双方一触即发,绝顶高手战斗的预兆越来越明显。

  天地色变。

  白神系无敌眼神逐渐炽烈,就差把攻击射过去。

  “等等!”

  贾岩再次怒吼一声。

  白神系无敌浑身一个剧颤,就差没有忍住,将武器直直打到贾岩身上。

  但想到此人是厚爱下属之人,并且还是无敌境,高手之间的惺惺相惜感油然而生,这次白神系无敌莫名其妙又硬生生压住攻击,狠狠看向贾岩。

  “阁下,您到底想做什么?打是不打?”

  “抱歉,我头皮痒痒,容我挠挠……”

  头皮痒痒?!

  卧槽!

  敢情先前那叫停把戏,都是在玩我呢吧?

  这位白神系无敌,顿时反应过来。

  要是眼前的黑袍壮汉,真是爱民如子之辈,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喊停了,他喊停的唯一目的,根本就是在耍人!

  “阁下……您,又想做什么?”

  他忍着吐血欲望,眼睛里已经充满不善。

  “我刚才想到,咱们的人手都太近了,要是打起来,收不住手,说不定会波及到他们,让他们走远点吧。”

  那白神系无敌嘴巴张了张,想想也是,看来自己有些草率了,在前线战场打多了,哪会在乎友军是不是太近了,看来在和平的星球上,要多注意点类似事件,不小心波及到谁,回头自己说不定要遭遇军事法庭审判的。

  “你们听到没有?给我退后,一群混帐东西,还要老子说!”

  白神系无敌不由分说,回头劈头盖脸骂了自家部队人员。

  贾岩也回首,让黑袍们退远点。

  本想助战的黑袍们,犹豫再三,看清自己等人就算留下,也不可能是无敌境一合之敌,就算与白神系其他部队交手,怕是也跟肉包子打狗似的,有去无回,只得是悻悻然,一群人都往后退。

  经历过逃亡事件,留下来的几乎都是有些忠心与正义心的。

  “这样可以了吧,阁下?”

  “可以可以,抱歉,我这人,比较在意下属安危问题,不然也不会下派到这么个小星球当普通黑袍对吧。”

  “……”

  对面一想也是,情报里说明,这位黑神系黑袍,在来到这颗星球后,连黑袍系统都不知他有这份能耐,若非白袍有异动,这名黑袍说不定就如此隐藏实力变成普通黑袍,直到完成这颗星球上的黑袍任务,都不会暴露。

  罢了,既然此人比自己都要呵护下属,自己还能怪罪人家吗?

  黑神系之中,果然还是有些仁义之辈啊。

  白神无敌叹口气,目光渐渐不再去思考之前的事,气势渐渐在眼眸里迸发,又一次渐渐凝聚,提升到刚才的极限。

  只是这次的气势,隐隐约约比先前弱了一丝丝,毕竟所谓一鼓作气,再三必竭。

  贾岩也咯吱咯吱,把鬼头大刀握得生响,双方一触即发,绝顶高手战斗的预兆越来越明显。

  天地色变。

  白神系无敌眼神逐渐炽烈,就差把攻击射过去。

  “等等!”

  贾岩再次怒吼一声。

  白神系无敌浑身一个剧颤,就差没有忍住,将武器直直打到贾岩身上。

  但想到此人是厚爱下属之人,并且还是无敌境,高手之间的惺惺相惜感油然而生,这次白神系无敌莫名其妙又硬生生压住攻击,狠狠看向贾岩。